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访谈

双翼:修养与技术 ——杨惠东访谈录(理论篇)

2016年12月14日 16:04

在当前由热趋冷、甚至不无寒意的市场状态中,无论是从画家的角度还是从市场从业者的角度来说,可能都需要理性和坚守,学术上也需要更多的理性。——题记

天津书画频道:您如何看待作为一个中国画家的修养与技艺?

杨惠东:王翚在《清晖画跋》里说过:“画有明暗,如鸟双翼,不可偏废,明暗兼到,神气乃生。”明与暗二者的最早定义出自晚明的董其昌,董其昌的原话是“画欲暗,不欲明”,“明者如觚棱钩角是也,暗者如云横雾塞是也。“明”就是线条外露,笔墨外放,就像我们理解的北宗绘画,像吴伟、唐寅那一路的东西,是比较刻露和比较外放的。“暗”则指含蓄、收敛,这是文人画的审美取向。这种审美取向就与觚棱钩角的“明”的审美取向有很大的区别,这就是董其昌划分南北宗的主要理论依据所在。

王石谷的看法就是画的明暗就像鸟的两个翅膀一样。如果都明的话,画就太过霸悍和外露,显得缺乏内涵。但是如果一味地暗,笔墨过于柔弱,画面非常淡远,这样的画可能就感觉没有张力,在视觉上就很弱。所以他认为画的明和暗就像鸟的两个翅膀一样缺一不可,明暗兼备才能够成为一张好画。

这种明和暗是中国古代传统绘画中关乎文人画的评价标准。事实上我觉得对于现在画家来说,艺术修养和技术性的追求才是画家的两个翅膀,缺一不可。如果过分地去追求技术性的东西,不管造型、色彩、乃至笔墨多么出色,只强调技术性,没有关乎艺术修养的更深层次的东西,那么这个画家只能成为一个工匠,而达不到“技进乎道”所强调的由技术进入到艺术的境界。


天津书画频道:您如何理解董其昌的南北宗论?

杨惠东:董其昌是晚明时期影响最大的文人画画家和理论家,他可以说是文人画理论的集大成者。最早提出文人画理论的是王维,将其发扬光大的是苏东坡。在绘画领域,苏东坡类似于票友,我们现在能看到的苏东坡的画只有两张,但是苏东坡的文人画理论对于后世中国画一千多年的发展起到了非常大的影响,是类似于航标和指明灯一样的存在。从苏东坡之后文人画大兴,逐渐占据了中国绘画史的主流。到了董其昌,他是一个理论上的集大成者,实践上也是一个集大成者。他把传统文人画理论进行了归纳、提升、总结,提出了南北宗论。南宗就是文人画体系,从王维到苏东坡,后来的元四家,包括他本人。北宗则属于画工画,从唐代的李思训,到宋代的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再到明代浙派的吴伟、戴进,董其昌认为他们都是北宗绘画。

南北宗绘画在审美追求上确实截然不同。这里所谓的“南”和“北”不是地域上的概念,而是一个审美取向上的概念。北宗绘画的风格很刻露,线条很霸悍,刺激性比较强。比如我们现在看吴伟的画,线条非常刚硬,力度非常大,但是你看元四家的画,都是很内敛的,也没有那种很浓重的墨,真正是惜墨如金,强调一种内在之美。董其昌对于南宗北宗的这种划分还是非常有见地的。

而且董其昌的南北宗论针对的主体还是山水画。

在古代,绘画诸料,山水居首,人物画的地位并不太高,最早人物画的功能是“明劝诫,著升沉”,画给皇帝看,让皇帝知道哪些人是好人哪些人是坏人,要做好人不做坏人。比如说孔子到明堂去,四周画的有尧舜之像也有桀纣之像。就是这个意思。再就是记事,比如说西园雅集,这也属于文人画了。记事功能的形式还有就是历代帝王图,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还有唐太宗见吐蕃使者,还有就是画功臣像,比如云台二十八将等。

相对于人物画,山水画出现得很晚。山水画没有那种功利色彩,教化色彩,完全就是文人表达自己的情怀,“澄怀观道”“卧以游之”,画后“张诸素壁”躺在床上就“可居可游”,所以文人从感情上来说更重视山水画。

 

天津书画频道:您觉得南北宗论与刚才提到的“如鸟双翼”的说法是有相通之处吗?

杨惠东:董其昌的南北宗论主要是针对山水。刚才说的明和暗的两个概念就是董其昌提出来的,“明者如觚棱钩角是也,暗者如云横雾塞是也。”明就是线条很刻露,笔墨很浓重,这就近于北宗的绘画,而南宗的绘画就是所谓“暗者云横雾塞”,云雾都挡住了,都是朦朦胧胧的,但是这种朦胧里面还有很丰富的内涵,这就是明和暗的区别。王石谷提出的“画有明暗,如鸟双翼”也是同样的意思。

王石谷和董其昌的艺术道路选择上并不一样,董其昌是当官的,他做过南京的礼部尚书。明代的朝廷在南北两边都有一套领导班子,南京有六部,北京也有六部,董其昌做的南京礼部尚书其实是一个散官,是个荣誉性的位置,所以他就有时间画画。而王石谷是职业画家,他的艺术道路选择就与文人的那种“逸笔草草”的自娱性的东西不同,他就指望着画画卖钱,所以他就强调南北都要学习,更注重绘画的技术含量既有明也有暗,这样画面才丰富、好看。所以从技术性要求上来说王石谷的技术含量要远远高于董其昌。他说的“如鸟双翼”,就是南北并重,既有文人画的那种深远的内涵,也有北宗画的那种严谨刚硬的线条,有那种相对高的技术性追求。

我觉得对于我们当代的画家来说,“如鸟双翼”的意义在于,一个翅膀是从学画画的时候开始进行的技术性训练,造型能力、对于大画面的把握能力,笔墨表达能力,等等,这是技术性的东西。另外一个翅膀就是学养,对于中国美术史、世界美术史的把握,对于书法、对于古典文学,对于中外典籍的学习,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修养。我觉得对于现在的画家应该是有这么一个要求。

(未完待续) 



来源:天津书画频道
热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