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评论

冯骥才:我的绘画观

2017年04月06日 13:51

 

冯骥才(著名学者)

  我的绘画观与文学观不同,我的画太私人化。

  文学于我是一种责任方式,绘画则是一种心灵方式。所以我说,人为了看见自己的心灵才画画。

  从本质上说,我是理想主义者和惟美主义者,然而我的理想主义和惟美主义很少出现在文学里,却常常流露在绘画中。

  我的文学不回避审丑,我的绘画却只惟美。

  我认为意境是中国画至高无上的追求。境是空间形象,是画;意是诗文,是文学。意境二字是文学与绘画融合的高度浓缩。

  这里所说的文学,古人指的是诗,我则以为散文更适于当代。

  诗的境界多集中在一个点上,散文的情境则是一个个线性的段落,可以叙述。我追求这种可叙述的散文化的意境。

  还有,我的绘画灵感多来自一时的心绪,一个融入心境独特的画境的不期而至;我不画人物,我喜欢寄情于山水,寓意于风物,所以我对大自然的变幻乃至光影都极敏感。

  我必需叫充满潜力的笔墨依从本人的需要。因此我相信,我虽然不去刻意与众不同,但它一定是“不一样的绘画”。

《冬之雪》冯骥才作于2007年(44×52cm)


《醉荷》冯骥才作于1994年(68×68cm)  

     我青少年习画,先后从师二位,一位是山水画家严六符先生,一位也是山水画家惠孝通先生。五十年代每逢暑假就到严六符先生家习画。严先生画法属于北宗山水,斧披皴法,讲究技法的套路,笔墨根底扎实,对学生要求严格。但我却经常游离于他的画稿之外,依照自己的想法另外画出一些画来。可每次捧给他看,都会引得严先生不快。中国画的老师最喜欢学生和他画得一样,最反感学生随心所欲,自编自唱。 


《夏之水》冯骥才作于2007年(44×52cm)

  (本版文字来源:《中国画走向现代的再思考》刘曦林,《你还是先把你的画画好吧》黄永玉,《陈传席于福建省画院陈子庄画展研讨会上的发言》节选)

来源:
热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