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故事

方寸之间有乾坤--访著名篆刻家孙家潭

2017年04月20日 13:39

天津书画频道讯:(唐铭整理)宜兴古称阳羡,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水土宜陶,砂壶宜茶。北宋苏东坡择居宜兴时曾有“松风竹炉,提壶相呼”的佳句,自古亦有“人间珠玉安足取,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之说,可见紫沙壶之弥足珍贵也。精品紫沙壶之珍贵,除了陶艺师们精湛高超的技艺外,更少不了文人墨客的书画点缀,画龙点睛之笔,使得紫沙壶更加弥足珍贵,正可谓“壶以字贵,字随壶传”。孙家潭先生的作品随心所欲而不逾矩,行云流水自然而然。近几年,孙老师与宜兴著名陶艺师联袂创作了一些精品紫沙壶,他从方寸大小的印石中走出,用镌刻金石之功刻壶,用高雅古朴的线条融进紫沙壶中,“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近日,在篆刻界朋友的安排下拜访了在宜兴创作紫砂的孙家潭先生,孙老的名字在多年前就有耳闻,一直无缘见面,初步印象应该是不苟言笑之人。随着和孙老见面聊天才知道,孙老非常健谈,涉及艺术更是娓娓道来。

      孙家潭,1948年10月生于天津,祖上世居津门土城。《天津地方志》:清末天津土城有杨家瓦房、刘家大院、孙家楼,其中刘家大院即刘奎龄故居,孙家楼便是土城孙氏。其故居门前早年悬挂有清大理院所赠“兄弟同科法元”横匾。1986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1994年加入西泠印社。1968至1986年在内蒙古工作,其间曾任察右前旗政协委员、文化馆长、文物管理所长,1987年回津。70年代中期,他曾师从于津门已故篆刻名家蓝胜青先生。坚韧茹苦,曾将《故宫博物馆藏古玺印选》、《上海博物馆藏印选》摹刻一遍。1983年冬,已故的著名古文学家康殷先生赴内蒙古讲学,孙家潭先生得以拜见,并将其摹刻的古玺印近千方拓集成两册请教,大康先生赞叹不已:“于塞外北疆,有如此致力于金石者,难能可贵”。并为其题写“其子篆刻”。

      孙家潭讲到:紫砂壶上刻字是在烧制前于生坯之上以刀代笔,言情达意。刻字之先将文字书写在壶身上,把握好章法布局,眼力很重要,“落墨”是第一个环节。下面说刻,“刻”是动手能力, 是第二个环节。刻刀常见为尖刀双面刃,执刀竖握如执笔,刀尖依字形笔画线条刻,一个笔画基本两刀完成,所谓双刀法,线条效果为工整严谨一路。我们见到早年老壶多为此法,这种刀法现代人还在运用。再有一种是使用平口双面刃刀,目前使用者较少。平刃刀刻的浅,刻刀近乎平握,横竖平直笔画线条可直接冲刻,一个笔画一刀完成,称之为单刀法。弯笔处可利用刀角侧切,依字形结构两个刀角可以转换使用。我刻的紫砂壶常以“篆书”体作主题,以行书落款,两者间和谐统一。行书落款是我近两年所尝试,力求线条效果流畅而有动感,毛锥铁笔,游刃于心。刻制的速度要有节奏感,十疾五缓则整体气韵生动。

      除去篆刻、书法之外,孙家潭投入更多的则是古代玺印的收藏。孙家潭的藏品以宋元时期的押印为主,亦有战国、先秦、两汉官、私印中之珍品。在宋元押印中,以其辽官印、元官印,以及元代不同形式的套印最为精彩。据考《印谱》自宋代始,说明了民间藏印的兴起,明清以降,收藏古印已成篆刻家的又一癖好。因为把玩古印,观察其印文、字口、线条上的感觉来的最真切。学习书法需“临习”,学习篆刻则“摹刻”,“摹”其本意为仿效,照着样子做。从事印学研究,是有必要看真东西。孙家潭这些年收藏古玺印,对其印艺的提高分不开。

      孙家潭现为西泠印社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员、天津文史馆馆员、天津印社社长、古玺印收藏鉴赏家。曾先后出访美国、日本、港台地区举办书画交流展览等活动,并出版多种个人专辑。


来源:天津书画频道
热门链接